张阳:尽快堵住地下违建“大坑”
  发布时间: 2018年6月1日   浏览次数:1969次

本是拆违,却意外发现了私挖地下室。前不久,一则北京市西城区某业主历时5年、偷挖出高6.5米、面积约120平方米地下空间的消息着实让人吓了一跳。这并不是北京市第一次爆出这样的新闻,早在2015年,江苏省徐州市人大代表李某就因偷挖18米深的地下室导致德内大街发生坍塌,被戏称为“挖坑代表”。据统计,北京城区内共有1.6万处开墙打洞,“地下隐情”的规模也同样庞大。

在寸土寸金的大城市,空间就是金钱。利用深挖地下室、楼顶盖别墅、窗户改成门等脑洞大开的手段,将公共空间变为自己的私人领地,其可带来的可观利益使得一些人铤而走险。

这些“上天入地”的违建,改变了房屋原有的结构,增加了城市管理难度。而且,与“向空中发展”的违建不同,“向下要空间”私挖出的地下室危害性更大:未经专业部门的地质勘察,没有相关部门的规划许可,靠“草台班子”挖出来的地洞,无异于让周遭的普通居民坐在了“火山口”。同时,由于设备简陋,消防等安全设施缺乏,各种地下电线交错纵横,具有很大的火灾隐患。

但偷挖容易,发现难。大多偷挖地下空间的,都是摸着黑儿就把事儿办了;同时,挖地三尺,非一日之功,在自家内部的一亩三分地采用“蚂蚁搬家式”的开挖也极难被察觉;在执法人员入户调查取证时,则要么“拒查”,要么“上锁”。这些都给执法工作带来了一定的困难。

除了“偷挖易、发现难”的原因以外,地下违建近年来屡见不鲜,与个别部门责任心不强,有法不依、执法不严,甚至选择性“失明”也不无关系。从这个角度来说,堵住地下违建的“大坑”,首先需要有关执法部门要提高巡查频率,保持巡查密度;畅通群众举报渠道。群众是最了解居住情况的身边人,对举报者予以奖励,充分发动他们的积极性,对于发现此为隐蔽的“地下行为”大有裨益。

其次,要增加地下违建的违法成本,比如冻结房屋产权证,限制其交易自由等。上海曾出台意见,对违建主体进行了分类管理,明确和细化了建设者、使用者、管理者的责任义务,调动了各类法律资源、社会征信系统和公用事业等对相关利益者加以约束,严格控制将违章建筑用于生产、经营和出租牟利等非自身居住用途。这些具有可操作性的规定和做法值得各地借鉴。

城市地下空间不是无主之地,肆意“挖坑”损害的是公众的共同权益。尽快堵住地下违建的“大坑”,已是刻不容缓。

相关信息
·万年县四注重推进高标准农田上图入库工作 [2018/10/8]
·阎炎:小心“三产房”,此“产”非彼“产” [2018/8/28]
·三部门联合实地抽查12省(区、市)政府耕保责任目标履行情况 [2018/8/9]
·刘照:谨防海南“跑马热”再掀“圈地风” [2018/8/7]
·曲江区积极收看全省土地管理工作电视电话会议 [2018/7/27]
·河南焦作力解房地不一致等历史遗留问题 [2018/7/25]
·黑龙江省政府约谈10个土地违法严重市县区政府负责人 [2018/7/17]
·樟树市消化批而未用土地再发力 [2018/7/16]
·多部委联合发布:5个违法违规高尔夫球场被取缔 [2018/7/13]
   
---关键词---: 无

广东省土地市场网
维护单位:广东省土地开发储备局
维护信箱:admin@landgd.com
建议使用IE或其他兼容浏览器浏览,使用1024*768以上分辨率
粤ICP备09223556号